凤凰故事

央行重启风险准备金能否防止人民币突破“7”?

自8月份以来,人民币继续保持了前期的快速贬值趋势。

8月3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盘中分别跌破6.89和6.91,创下去年5月份以来新低,距离关键点位“7”仅一步之遥。8月3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分别跌至6.89和6.91以下,创下去年5月以来的新低,距离关键点“7”仅一步之遥。

在这种情况下,宏观审慎管理中的反周期调整再次介入。

中国人民银行网站8月3日宣布,为防范宏观金融风险,促进金融机构稳健运行,加强宏观审慎管理,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将从2018年8月6日起从0%调整至20%。

为什么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要从0%调整到20%?远期外汇买卖是银行向企业提供汇率套期保值的衍生产品。

通过长期购汇,企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未来汇率风险。

但是,企业不会立即购汇,银行需要在现货市场上相应地购汇,这将影响现货汇率,进而影响企业的长期购汇行为。

这种顺周期性行为很容易演变成“羊群效应”。

外汇风险准备金由中央银行从代表客户进行远期外汇销售的金融机构收取。它是根据上月签署的远期外汇销售合同金额确定的,目的是代表客户进行远期外汇销售。

外汇风险准备金会增加长期购汇成本,挤出一些非实体需要的套利需求。

远期外汇购买规模的缩减将有助于减少套利交易,稳定汇率预期。

2015年“8·11外汇改革”后,为抑制外汇市场过度波动,央行将为代表客户进行远期售汇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设定为20%。

2017年9月,考虑到当时市场环境的巨大变化,中国人民银行调整了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将外汇风险准备金比例从20%降至0。

8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发言人在回答记者关于将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至20%的提问时指出。自今年以来,外汇市场一直运行平稳。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一些起伏。灵活性明显增强。市场预期基本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供求也大致平衡。

最近,由于贸易摩擦和国际货币市场的变化,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

为防范宏观金融风险,促进金融机构稳定运行,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再次将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至20%。

对长期外汇销售征收风险准备金是资本控制措施吗?从本质上讲,远期外汇买卖风险准备金仍然是一种市场化手段,并不是直接限制交易规模或进行审批的附加要求,因此不属于资本管制。

中国人民银行发言人指出,远期外汇销售风险准备金的收取并没有为企业参与远期外汇、期权和掉期交易设定规模限制,也不需要逐案审批,也不禁止企业进行此类交易。显然,这不是资本管制措施或行政措施,而是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一部分。

具体来说,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要求金融机构将外汇风险准备金存入长期售汇合同金额的20%,这相当于允许银行留出风险准备金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损失,并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在长期售汇中的顺周期行为。这是一个透明、非歧视和基于价格的反周期宏观审慎政策工具。

发言人还解释说,外汇风险准备金由金融机构而不是企业存放。

企业可以按照现行规定办理长期结售汇,长期结售汇作为企业套期保值工具的性质保持不变。

为满足存放外汇风险准备金的要求,本行将调整资产负债管理,抑制企业通过价格传导进行远期售汇,这对有实际套期保值需求的企业影响不大。

这种调整会立即生效吗?市场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

国海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研究小组指出,从2015年央行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后的情况来看,人民币汇率确实有望在短期内企稳,两年多之后,央行干预人民币汇率、打击空势力的手段和能力更强。

因此,人民币快速贬值将在短期内得到缓解,这有利于缓解市场对金融系统风险的担忧,稳定市场情绪。

但是,从历史数据来看,2015年10月15日准备金率的提高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人民币贬值的趋势。

同样,准备金率在2017年9月11日下调,人民币也在短暂贬值后恢复升值。

对此,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万昭指出,没有足够的逻辑和数据证明准备金率的提高有助于扭转当前趋势。

OCBC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东明认为,对远期外汇销售设置风险准备金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但不是决定性的逆转因素。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宏观研究员李麒麟也指出,远期外汇风险准备金的征收对人民币即期汇率的实际影响可能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利差正在减少对汇率的拖累。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走势,应关注外部风险,这些风险可能通过经常账户对人民币汇率施加压力。

“这次远期售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又被收回了。更重要的是,信号的意义在于它的重要性。

不排除会有进一步措施来维持汇率稳定。

「从这个角度来看,进一步引入相关措施以维持汇率稳定尤为重要。

事实上,央行还表示,在下一步,央行将继续加强对外汇市场的监管,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反周期调整,保持外汇市场稳定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人民币汇率的长期趋势是什么?首先,让我们看看自今年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加速贬值的原因。

最近人民币连续贬值是由三个因素共同推动的。首先,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前景有望出现分歧。

目前,美国经济仍处于过热阶段,去杠杆化带来的金融状况迅速收缩,导致下半年中国经济市场前景悲观。

第二,中美之间的货币政策存在分歧。

中国央行6月份没有跟随美联储加息,随后的降息和国务院的声明证实了货币政策向结构性宽松的转变。

第三,全球避险情绪已经上升。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刺激了全球对冲情绪,影响了整个外汇市场,导致美国股市反复波动,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

最近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更多的是市场情绪的表现。

从中美经济运行和货币政策取向的差异来看,一些机构认为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暂时难以消退。

国海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研究小组提出,从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仍取决于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变化。

广义货币能否转化为广义信贷仍是个疑问。

政治局会议再次决定加强对房地产投机的控制,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因此,居民增加杠杆的空间不大空。

即使财政政策更加积极,也只能通过地方政府债务使部分隐性债务显见,这将使地方政府难以有效地成为广泛信贷的有效载体。

同时,随着宏观杠杆率的不断上升,广义信贷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弱。

因此,从长远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仍将通过汇率释放。

还有人认为,从美元指数的走势来看,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已经完全释放。

根据招商证券宏观谢宣亚团队的最新评论,“央行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维持国内外汇市场的供需平衡,稳定市场预期。

下半年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矛盾仍然在于美元指数。只要美元指数不超过预期,今年人民币汇率跌至7以下的可能性仍然很小。

“莫尼塔宏观研究报告还指出,从中美之间的利率、政策态度和预期差异来看,随后的人民币汇率仍在贬值空,但这空正在收窄。

首先,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接近中美利差水平,贬值压力的释放也越来越接近充分。

其次,正如特朗普所说,他不喜欢强势美元,市场对美元指数的看法不如以前乐观。

最后,目前美国花旗经济意外指数(Citi Economic Exception Index)已经转为负值(反映出美国经济不如预期的好),美欧差距正迅速收敛到零。

这表明,当前美元价格本应更充分地反映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从而限制进一步的上涨趋势空。

近日,中国金融四十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关涛暗示,人民币“有贬值压力,没有贬值预期”。

管涛认为,中国目前的经济基本面还不错。经过上一轮人民币贬值的考验,证明政府有能力和条件保持市场稳定。

此外,目前央行工具箱中的工具也足够了。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证券就此问题指出:只要国内货币政策保持稳定,不允许货币泛滥放松,人民币汇率短期内不会轻易突破7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